返回顶部

第270章:身份暴露!燕蹁跹!

小说:史上第一密探 作者:沉默的糕点 直达底部

【MT苹果彩票网,合法在线捕鱼平台!】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 .jdhs】,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接下来几天,云中鹤和太上皇轮流照顾周离太子。

但是,周离依旧没有醒来,甚至完全没有任何醒来的兆头。

而朝堂之上,劝进的人越来越多。准确说这也不能叫劝进,应该说是请太上皇复位。

毕竟现在看起来太上皇几乎和之前的万允皇帝一样年轻了。

尤其是之前皇帝那一党,拼命地造势。之前站队错误了,现在当然拼命表现了,试图挽回圣心。

每一日都有上表劝太上皇复位的,一开始大家还等着云中鹤带头,但见到他不带头,也就不管这么多了,纷纷自己上表。

不仅仅是朝堂上的官员,还有地方上的官员,甚至很多举人都上书,请太上皇复位。

从迷迭谷那边的人也回来了。

“启禀太上皇,迷迭谷说治病可以,但是要把人送过去,而且功勋币也要原主人去用。”

听到这话,云中鹤立刻道:“太上皇,我亲自送周离太子去迷迭谷。”

太上皇道:“可是朕身边一刻都离不开你了啊。”

云中鹤道:“如今皇帝已经畏罪自杀了,满朝文武团结一心,太上皇不必担忧。”

太上皇握着周离的手道:“就算只有百分之一的希望,我们也要百分之百地努力。如今大周之内,只有你和迷迭谷关系最为密切,又要辛苦你了。”

云中鹤道:“这都是臣应该做的,臣和太子殿下亲如兄弟,为了救他,当然要竭尽全力。”

太上皇道:“好,那朕就派遣黑龙台最精锐的高手护送你去。”

…………………………

万允皇帝死的消息,很多人都知道了。

但是没有引起任何一点点波澜,就仿佛死了一条野狗一般,没有人提起。

甚至连自杀都不能说,倒不是有人下了禁口令,完全没有啊。

但真的不敢说。

文武百官,所有勋贵彻底被吓住了,而且是那种每天晚上睡觉都会毛骨悚然做噩梦的那种惊吓。

因为担心睡觉的时候会说出什么不该说的梦话,很多官员甚至一个人睡觉,而且用布条绑住自己的嘴巴。

一个皇帝的死,竟然无人敢公开讨论,比乞丐都不如。

但是有两个人没有死,一个是大宦官侯庆,还有一个是侯吉。

这两个宦官都曾经是万允皇帝的走狗,侯吉更是虐待过太上皇,所有人都以为这两人必死无疑。

但这两个人只是被打发去养花了,没有被杀。

于是所有人都在感叹,太上皇真是仁慈无双啊,这样的仇人都能放过。

如此一来,许多站在皇帝一党的官员也稍稍放松了下来,继续高呼太上皇乃是天下第一仁君。

太上皇连这样的仇人都不杀,更何况是朝堂官员呢?

……………………

敖国公府的秘密书房内。

“小玉,我想要辞官回家了。”御史中丞于铮道。

这位老大人正直无比,任何时候都没有改变。

“我不知道接下来大周会变成什么样子,我感觉到前面一片迷茫,仿佛踏错一步,就会跌入万丈深渊。”于铮道:“不是我个人会跌入万丈深渊,而是整个帝国。老夫一直说过,做事但凭良心,不讲什么帝国大业,不高呼口号,但是现在我真的整个人都漂浮空中,感觉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周围一片混沌,什么都看不清楚。”

云中鹤道:“老师,万允皇帝是我亲手杀的。”

于铮大人面孔一阵抽搐,他是传统的士大夫,虽然觉得万允皇帝是昏君暴君,但毕竟也是皇帝,臣子做出弑君之举,完全是丧心病狂了。

但是开口骂敖玉吗?!

就是这个人,为了救苏芒的命,冒了这么大的风险。也就是这个人,为了救自己的父母,冒着生命的风险,把自己置身于刀尖火海之上。

他于铮眼睛还没有瞎,造知道眼前这个人是个好孩子,而且也没有迷失在权势之中。

“老师,我们正在面临千年之剧变。”云中鹤道:“有很多事情,我也是不久之前才想清楚,之前一直困在原地,所以看不清。这次去了远方之后,就看清了一些,我们正面临两千年之剧变。”

云中鹤又重复了一遍。

云中鹤道:“老师,您听我的,现在不要辞官。在这一场剧变之中,个人的力量是微乎其微。”

于铮望着云中鹤良久,道:“小玉,我信你。老夫看不清,那你能看清吗?”

云中鹤道:“看清一半,剩下一大半,也依旧处于混沌之中。”

然后,他回忆起当时在消灭史卞舰队的海面上。

当时惊涛骇浪,电闪雷鸣,天空昏暗,哪怕是三千吨的战舰上,也如同一片叶子一般起伏跌宕。

那种天地之间黑茫茫,看不见,摸不着,上不着,下不着地的感觉太清晰了。

不知道这艘船将要驶向何方,不知道黑雾后面是什么?是地狱?还是魔鬼?

于铮点头道:“那我知道了,你说会就辞官,那我就不辞。”

…………………………

次日,云中鹤再一次出发,带着太子周离去迷迭谷治病,超过五千名精锐武士护送。

太上皇亲自不行,牵着云中鹤的手送出了皇宫,送出了京城。

“孩子啊,你太子皇兄,祖父就交给你了啊。”太上皇道。

云中鹤躬身道:“是,太上皇。”

然后,云中鹤带着周离太子离开了京城。

巨大的马车之内,周离太子躺着一动不动,云中鹤坐在马车的左边,对面便是苍老皱皮的冲田道长。

出了京城三十里后,云中鹤道:“冲田道长,您回去吧,太上皇身边少不了你。”

冲田道长,道:“送君千里,终需一别。”

然后,他目光望向周离太子道:“我们这位太子殿下真是命运多舛,希望在迷迭谷能够治好他呀。敖国公,一路顺风。”

云中鹤道:“多谢道长。”

冲田道长道:“敖国公,有一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云中鹤道:“道长但说无妨。”

冲田道长道:“激流勇退。”

云中鹤一愕。

冲田道长道:“我当然不是让敖国公现在就退休啊,只是说您之前风头太盛了,锋芒毕露,容易遭人陷害,如今朝局波诡,您暂时蛰伏,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云中鹤躬身道:“多谢道长指教。”

冲田道长下了马车,躬身道:“那我告辞了。”

然后,云中鹤的队伍加速,朝着迷迭谷而去。

………………………………

几天之后,云中鹤带领的队伍离开了大周帝国。

接下来就要进入柔兰国境内了,云中鹤不由得想起了无霜公主,在那个溶洞之内,她一脚将云中鹤踢下了有魔鬼电鱼的水潭之中。

当时她觉得云中鹤能够幸存吗?

不,她不这样觉得!

因为在所有人认知中,那个水潭里面有魔鬼,任何人下去之后,立刻会被彻底电死,然后被活生生吃掉。

也就是说,敖玉在这位无霜公主心目中没有太大的分量,是可以牺牲掉的。

如今这位无霜公主依旧是柔兰国副王。

按照井中月的性格,只喜欢打打杀杀,所以这个柔兰国的大权肯定是被无霜公主独掌的。

距离云中鹤上一次离开柔兰国,已经差不过十个月了。

刚刚进入柔兰国境内,云中鹤就感觉到了繁忙。

路上到处都是商队,而且出现了很多城堡,许多关卡。

仅仅不到一年时间,柔兰国就已经变得正规起来了。

云中鹤没有打算去柔兰城,所以选择了绕路。

在茫茫戈壁上,云中鹤仰望星空,不断在思考。

两千年之剧变,马上就要来了。

周围一片迷雾,有些人能看清楚,但有些人根本看不清楚。

人影重重,要么留着一个背影,要么留着一个笑脸,不知道是人是鬼。

云中鹤闭上眼睛,继续思索。

他的脑子里面,不断浮现一个画面。

就是在那个乱石岛石壁上,那个被刮掉的画面。

这个发现怒帝沉船,并且进入溶洞之内的神秘人究竟是谁?

此人拿走了几乎所有的宝藏,曾今他也绝望过,所以在洞壁上写了什么东西,因为那是一个荒岛,根本没有船只经过,此人觉得一辈子都不可能离开了。

但是后来显然是有船来了,或许是找到了离开的法子。

所以此人把写下来的字刮掉了。

而那一副画面,牢牢记在云中鹤的脑子里面。

九号量子已经不在他身上了,但毕竟整整呆了一年,所以云中鹤也学会了一点点超级计算的能力。

在脑子里面,他再一次重现石壁上的那个被刮花的画面。

然后尝试着复原,把刮花的部分给去掉,复原此人写的字。

整个过程很艰难,云中鹤已经持续了几个月了,仅仅只复原出了第一个字:有。

当然了,仅仅只是可能啊,不敢保证百分之百正确。

云中鹤已经尽可能地复原出笔迹了,从未见过这样的字迹,至少不是他认识的任何一个人。

这个人的字非常孤愤,绝望,却又带着无尽的恨意和野心。

总之,从字识人,这是一个心境非常复杂之人。

…………………………

十几天后!

云中鹤再一次来到迷迭谷的山谷之外,这里大周帝国武士已经不能进入了。

云中鹤背着周离太子来到山洞之外,高呼道:“迷迭谷大师,大周敖玉求见。”

片刻之后,山洞里面传来声音道:“敖玉公子,请进。”

云中鹤背着周离进入山洞内,很快就有人来接了,抬走了周离,并且把云中鹤也抬了进去。

这里面依旧是一片黑暗,山洞之内七拐八绕的。

不久之后,云中鹤又来到了熟悉的地方,就是那个病房之内。

“大师,我想要请迷迭谷救治我大周太子周离,需要多少功勋值?”云中鹤道。

迷迭谷大师道:“一个都不需要。”

云中鹤道:“那需要什么条件?”

迷迭谷大师道:“也不需要什么条件,我们愿意医治周离。”

云中鹤道:“能治好吗?”

“需要先检查一下。”

………………………………

两天之后!

云中鹤问道:“检查完了吗?”

迷迭谷大师道:“检查完了。”

云中鹤道:“能够治疗吗?”

迷迭谷大师道:“可以试试看,不敢保证,五成对五成吧,等一个月后再看。”

云中鹤道:“好,那就一个月。”

接下来的时间内,云中鹤就在这个暗无天日的病房之内。

每天有人来送饭,但永远都是伸手不见五指,而且也没有离开这个房间,旁边不远处就有茅房,虽然看不见,但却能感知到很先进,也很整洁。

而且每天都有洗澡水,都是温的。

这里明明很冷,却温暖如春,保持恒温。云中鹤知道这下面就有岩浆流淌,所以迷迭谷就是利用这岩浆取暖的。

这里不是真正的迷迭谷,这个山洞的尽头才是,但是云中鹤不能去。

而就在这一个月内。

云中鹤几乎时时刻刻都在脑子里面复原溶洞里面的那几个字。

复原这些字有什么用?

云中鹤现在就仿佛身处迷雾之中,知道要面临两千年之剧变,但是却不知道出口在哪里,不知道有的人是人还是鬼。

而这些字,就仿佛是关键信息,或许它的光芒如同萤火虫一般微弱,但是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这一点点光亮,可能就可以为云中鹤指引方向。

不知道为何,在这个彻底黑暗的环境之内,云中鹤的大脑尤其地敏锐,进度也快了不少。

之前好几个月,才复原出第一个字。

接下来这一个月时间内,他就复原出了八个字,这也是因为复原出第一个字后,后面的几个字就少走了很多弯路。

这九个字分别是:有谁知,鬓未残,心已死!

当然标点符号是没有了,是云中鹤加上去的。

复原出这九个字后,云中鹤依旧在一团迷雾之中,依旧看不清楚身边的一切,依旧找不到突破口。

云中鹤不断在脑子里面临摹这九个字,所以笔迹是也来越清晰了,而且他也在记忆中搜索,有谁是这个笔迹?

但是一个符合的都没有。

而且从这九个字中,能够得到的信息非常有限。

首先这个神秘人的年纪不大,所以说鬓未残。而心已死,证明他内心绝望。

这种绝望肯定不是因为被困在乱石岛上不能离开,而是另外有原因,是因为有雄心壮志,但是得不到施展,而且身处绝境,更加毫无希望,所以才会写心已死。

这个神秘人,究竟是谁?!

………………………………

一个月时间过去了。

迷迭谷大师再一次来了。

“结果如何?”云中鹤问道。

迷迭谷大师道:“对不起,我们失败了,无法救醒周离太子。”

云中鹤道:“那他还活着吗?”

迷迭谷大师道:“还活着,但就是醒不来。”

云中鹤道:“那接下来他苏醒的希望有多大?”

迷迭谷大师道:“不知道,充满了无限的偶然性。”

云中鹤不由得想起了一个人,井厄老城主,他也是忽然变成了植物人,一直到临死的时候忽然醒来,回光返照。

迷迭谷大师道:“如果可以的话,周离太子可以放在我们这边,我们持续进行治疗。”

云中鹤陷入了沉默。

足足好一会儿,迷迭谷大师道:“敖玉公子,我正式代表迷迭谷向你发出邀请,请你加入我们。”

云中鹤道:“加入你们,然后终身不得离开吗?”

“对。”迷迭谷大师道:“我们的核心成员是永远不能离开的,因为知道了太多的秘密!我们迷迭谷的核心成员,几乎世世代代都是世袭下来的,我们几乎从来不会主动邀请外人加入我们,您是例外。”

云中鹤沉默。

迷迭谷大师道:“人的一生,世界有多大,不在于他的脚步,而在于他的思想。在我们迷迭谷内,虽然地方不大,但是却能在思想上走得很远,你在这里能够创造的成就,或许远远超过你在外面世界的成就。”

云中鹤依旧沉默。

迷迭谷大师道:“你身处险境,周围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见。两边都是万丈深渊,随便迈出一步都可能是万劫不复,在迷迭谷内至少能够保证你的安全。”

云中鹤沉默了良久,然后躬身拜下道:“多谢大师恩情,无以为报,但我还是要回去的,周离太子就留在迷迭谷,拜托大师照顾了。”

迷迭谷大师沉默了片刻道:“敖玉公子,你可知道你离开我迷迭谷,可能就会粉身碎骨,万劫不复?有些时候,戛然而止或许是一个很好的结局。就比如万允皇帝如果在三年前死去的话,或许还能有一些英名。”

云中鹤道:“我已经决定了。”

迷迭谷大师道:“那好吧,预祝敖玉公子平安。”

云中鹤道:“那我就告辞了。”

迷迭谷大师道:“我送敖公子离开。”

…………………………

半个多时辰后,云中鹤离开了迷迭谷的山洞,离开了山谷。

外面的五千武士,仅仅只剩下五百了,剩下大部分人都已经离开了。

呆在暗无天日里面的山洞之内,整整一个月,出来瞬间眼睛几乎要瞎了。

云中鹤道:“周离太子没有苏醒,但是我将他留在迷迭谷内继续治疗,我们先回去。”

那个陌生的将领道:“敖国公,您确定一个人回去吗?”

云中鹤道:“对,有什么不可以吗?”

那个将领道:“当然可以,开拔回大周!”

然后,在五百人的护送下,云中鹤离开了迷迭谷,返回大周帝国。

…………………………

这一路,云中鹤依旧绕开了柔兰城,整整二十几天后,才再一次回到大周京城。

这离开就是三个月,如今已经是炎炎夏日,六月伏天。

三个月过去了,大周帝国发生了什么变化?南境如何,西境如何?

傅炎图如何了?敖洞如何了?二皇子周寂如何了?

完全不得而知。

因为这段时间,云中鹤几乎是和外面彻底隔绝的,哪怕赶路的时候,他也一个人在马车里面,没有机会和任何人交谈。

回到京城后,已经是半夜时分了。

“太上皇此时已经睡了,宫门也已经关闭了,我先回家,明日一早再去见太上皇,如何?”云中鹤问道。

那个将领道:“遵命,末将这就送敖国公回府。”

云中鹤回家了,父母和妹妹来接他,他长长松了一口气,亲人没事。

但是香香公主不在,说三天之前被接进皇宫里面了。

父亲敖心欲言又止,但是终究没有开口,一家人静静地吃饭。

“好好休息吧,你累坏了。”敖心道。

但是云中鹤刚刚躺下的时候,外面忽然响起了声音,他赶紧穿衣起来。

是父亲敖心,还有澹台镜!

“主公,我父亲想要见你最后一面,说有重要的事情告诉您。”澹台镜道。

云中鹤面孔微微一颤。

澹台灭明,终于要扛不住了吗?终于要离世了吗?

云中鹤道:“我立刻去。”

敖心二话不说,这就要跟着儿子一起去。

“父亲,我一个人去就可以了。”云中鹤道。

敖心道:“你确定?”

云中鹤道:“是的。”

敖心大帅道:“好。”

……………………………………

云中鹤离开了敖国公府,跟着澹台镜前往平南侯府。

“敖国公,我晋升了,如今是京城提督。”澹台镜道。

这个时候澹台镜晋升了?趁着云中鹤不在的时候晋升了?

云中鹤一愕道:“那恭喜恭喜了。”

澹台镜没有说什么。

云中鹤忽然道:“令尊怎么如此突然?”

澹台镜道:“这段时间就反反复复,经常昏迷不醒,已经处于弥留,今日听到您已经回来了,忽然猛地做起来了,恐怕是回光返照了。”

云中鹤内心叹息。

半个小时后,云中鹤进入了澹台家族的平南侯府内。

所有人都站在院子外面,目光悲戚,显然是等着澹台灭明咽气了。

云中鹤再一次见到了澹台浮萍,她虽然没有嫁人,但整个人气质却变化了许多。

看到了她,云中鹤不由得想起了宁寡妇,想起了许安蜓小姐姐,她们都在大赢帝国境内,甚至许安蜓小姐姐还养着一个孩子,如今也有五岁了吧?

想到这里,云中鹤不由得内心微微地颤抖着。

“敖国公,我父亲在等您。”澹台镜躬身道,然后为云中鹤打开了门。

云中鹤走了进去,顿时闻到一阵强烈的药石之味。

澹台镜道:“我们所有人,都出去。”

然后,他带着澹台家族所有人,全部出了院子,把时间和空间都给了云中鹤。

……………………………………

房间之内,云中鹤看到了熟悉的一幕。

房间里面依旧有一个水车,还有一个池子,和当时澹台城的一模一样。

只不过水车不转了,水池里面的也不是活水,因为在大周帝国他只是一个降人而已,还不配这么奢侈高调。

“很熟悉吧,大人。”澹台灭明沙哑道,

云中鹤微微一颤,然后朝着床上的澹台灭明看去。

他真的是病入膏肓,弥留之际了,唯独双眼通红。

而且这些年他被病症折磨得非常痛苦,此时完全骨瘦如柴,而且脸色发青了。

“云中鹤大人,别来无恙。”澹台灭明道。

云中鹤眼睛眯起,没有说话。

澹台灭明道:“当年你给我治病,我对您实在是印象太太深刻了,您毫无破绽,一举一动,神态,外貌,身体都是敖玉的,根本识别不出来。但当年是你将我从濒死救回来的,那种临死之前的感知是非常特殊的,您身上的那种气质,甚至偶尔间的眼神,最最重要的是您的瞳孔,我一眼就认出来了,太特殊了。”

云中鹤一愕道:“我的瞳孔很特殊吗?”

澹台灭明道:“非常特殊,我看过一些特殊的书籍,上面有描述过您的这种眼睛。”

云中鹤并不觉得自己的眼瞳很特殊,反而无霜公主因为是怒帝后裔的原因,眼睛有点像是猫瞳。

澹台灭明道:“云中鹤大人,我的时间不多了,我只能给您说几句话。”

“第一句,我澹台灭明尽管病入膏肓,但还能撑一段时间,我这是自杀。”

听到这第一句,云中鹤不由得一颤,竟然是自杀?

“第二句,就在几个时辰前,有人来问我,你究竟是不是真的敖玉,你究竟什么身份?我出卖你了,我和他说你是云中鹤,然后澹台镜就晋升为京城提督了。”

听到这句话,云中鹤反而很平静。

澹台灭明道:“云中鹤大人,您不愤怒吗?你对澹台镜恩重,我却要背叛你,出卖你。”

云中鹤一阵苦笑,没有说话。

澹台灭明道:“我曾经说过,这个秘密我会带进棺材里面,我连澹台镜都没有说。我宁愿自杀,也不会把这个秘密说出去,也不会出卖你。但是……当时情形非常特殊,因为对方已经知道了。”

云中鹤点了点头,伸手握住了澹台灭明的手。

“第四句话,我能认出您,别人也能认出您的。我和您很熟,但还有一个人和您更熟。”澹台灭明双目含泪道:“主公啊,燕蹁跹没有死,当日被腰斩的那个是假的燕蹁跹,只是一个替身而已。”

云中鹤面孔再一次颤抖。

燕蹁跹,或许他从来就没有在云中鹤面前露出过真面目。

花满楼乞丐的样子,还有他和云中鹤揭露身份时候的模样,这是一个千面人啊。

花满楼,谁敢肯定这个世界没有花满楼这个人啊?

这是一个千面人,一个易容高手,更何况井中月白云城那边,迷迭谷那边,还有高明的手术。

“刚才来问的那个人,就是燕蹁跹。”澹台灭明道:“主公啊,我虽然年纪大了,而且也不如您那么聪明,但是论识人之术,我还是超过你的啊。我能够认出您,我也能认出燕蹁跹。”

“第五句话,我能够识人,但是我看不清楚这个世界,周围一片迷雾,一片黑暗,仿佛不管朝那个方向踏出去一步,都会粉身碎骨。所以我跟澹台镜中,我们看不清楚未来的路,就跟着一个能够看清楚路的人,那个人就是您。”澹台灭明道:“所以到现在为止,一直到未来,我们澹台家族都会效忠您。只不过……我实在是太悲观了,这个世界太昏暗不明了,完全看不见了。”

云中鹤道:“千年之剧变。”

“第六句话,主公危在旦夕,唯有一丝生机,您聪明绝顶,不必我告知。”

“第七句话,燕蹁跹是……”澹台灭明还没有说话,云中鹤就握紧了他的手。

“不用说,我知道了。”云中鹤道:“虽然后知后觉,但也已经知道了。”

澹台灭明颤抖道:“主公,我曾经在大赢和大周之间游离不定,试图操弄两大帝国,结果如此之惨。然而此时天下局面,更加诡异叵测,根本就不是我辈能够看明白的,我澹台家族甚至连棋子都算不上。如果说我得到了什么教训,那就是既然选择了这条路,那就走到底。”

“主公,前路小心啊,危机四伏,您有一线生机,一线生机,我去了……”

说罢,澹台灭明缓缓闭上了眼睛,彻底断气了。

他的手心里面有一张纸,扣在云中鹤的手心中。

这个无主之地的第一诸侯,这个曾经想要操纵天下的枭雄,死去了。

………………………………

告别了澹台家族,听着几百人的悲戚哭声,云中鹤走路回家。

还没有到家,距离几百米的时候,前面一个枯瘦的身影站在那里,显得熟悉而又陌生。

“敖国公。”这个人淡淡道。

云中鹤道:“冲田道长。”

那个人又道:“云大人,别来无恙。”

云中鹤微微一颤,心中道:“燕大人,别来无恙。”

………………………………

注:这几章都难写到爆炸,每一章都要构思好几个小时才能下笔。

月底了,诸位恩公还有月票吗?投给我好吗?糕点定竭尽全力,为您服务。

目 录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