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十二章 父母呢

小说:开局就是一只废仙女了 作者:可乐中毒 直达底部

【MT苹果彩票网,合法在线捕鱼平台!】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 .jdhs】,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因为房子并不是那位大妈的,所以,最后出来跟夭夭谈生意的是一个中年留着胡须的大叔。

可以看得出来,的确是生意做得不怎么好,对方的黑眼圈,比她平时的黑眼圈都要大,都要憔悴。

大妈本来是想着留下来看笑话的,毕竟再怎么样,这房子没有两千贯,是绝对买不下来的。

两千贯是个什么概念,一贯等于一千文,而一般人一个月的收入也不过三四贯,比如说《百文斋》的老板孔齐,他给自己手下的工人差不多就是这么一个价格。而即便是有技术的大工,最多也不过十贯,所以即便是有的人两百年不吃不喝,都买不上这么贵的一套宅子。

然而……夭夭在简单地参观了一下后,却是直接拍板,这宅子她要了。

当听到这话的时候,大妈的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当然,更觉得可怕的,反倒是彩云,因为……

她完全无法想法,姑娘竟是这么有钱,你说绮菱要是这么有钱,彩云倒是一点都不意外,因为客人见绮菱一面,就要十五贯。

而且,这还仅仅只是见面礼,都还不算后面的,各种各样的花费,但是姑娘不是绮菱,她也不见客人。

那姑娘的钱是从哪里来的?

“姑娘,这宅子是不是太贵了!而且……你哪来那么多钱啊?”

在中年富商还在那里惊讶于对方丝毫不还价,真是豪爽之极,差点就要感动到哭的时候,彩云也是拉着夭夭往一边去,问道。

其实……

这却是彩云小看了她的吸金能力了,毕竟,《红楼梦》跟《三国演义》都是长篇小说,加起来,至少也超过了两百四十回。

即便按照十回算作一册来卖,一册卖个三四百文,而且还都是以最低价来卖了,毕竟一册就至少一本书的分量,然而一个人一整套下来,减去分成,夭夭也能至少赚个四、五贯,所以,理论上来说,只要辰都有四百个人买完全套的《红楼梦》跟《三国演义》,夭夭就能买下一套宅子,而且,真实购买的人数肯定远远不止四百人。

不说家产上万,此时,夭夭的手头上四五千贯肯定是有的。

其实,关键还是这宅子在她看来真的不错,在这个时代,也算是豪华装修了。

里面可以住人的屋子,就至少有七八件间,而且,还有一个小庭院,小庭院里还有一个凉亭,到了夏天的话,可以在凉亭里午睡。

整个宅子的建筑面积保守估计也有差不多三、四亩以上,所以,要价两千贯,真的不算贵了。

当然,这宅子有一点不够好的地方也就在于,本来原主人应该是想建得更加豪华一点,最好是廊腰缦回、檐牙高啄,然而,却受限于建筑面积。

毕竟三四亩的面积,说到底,也不过长宽五十左右,想建得跟人家王府一样,自然是不行的。

而且,关键也可能不敢建,于是,就成了如今这么一个浓缩版的。

比如说走廊不是没有,但就是凡事都要短一点。

原本修建的时候,肯定不止花了两千贯。

所以,当听到夭夭一口就答应的时候,说实话,中年留着胡须的大叔还有点心疼。

但说出去的话,就如泼出去的水,既然买家已经说要了,那就卖了吧。

如果是按照正常价格来成交的话,这宅子至少都要卖到两千五百贯以上,遇到喜欢的,甚至三千贯都有可能。

不过……屋子里有一些珍贵的桌椅摆设什么的,这并不包括在卖宅子的价钱内。

夭夭听到了对方的话,也是并不在意,说道:“我也没想要,就这空宅子,两千贯成交,行的话,现在立刻就去办。”

中年留着胡须的大叔看对方这么豪爽,也是当即就拍案答应了。

两人成交速度之快,让彩云拉都拉不住,而买卖宅子,当然要有公证。

中年留着胡须的大叔拿出自己的房契,然后到官府,而夭夭这边,也要出一个人,最后,夭夭选了彩云,作为房子的拥有人。

双方很快就到官府重新签了一张房契并且缴纳契税进行备案。

为此,夭夭又不得不花了六十贯。

这个时代,很多人买卖房屋根本不改户主名字,虽然已经有了相应的制度,但是因为房屋买卖备案的税实在是太高了,所以没有人愿意到官府备案。

但不管怎么说,还是把自己的名字改了,要安心一些。

不然,到时候房契不见了,被人冒用了,都没地方去申诉。

当然,心疼的自然是彩云。

而且……姑娘就这么信任她?

这倒不是夭夭信不信任的问题,而是……

两千贯在她眼里确实不算什么,她要是想的话,随时都可以拿出另外的两千贯。

所以,你可以将她视为有钱,任性。

更重要的是,她是黑户口,官府一查,就很容易查出来。

用她的名字来买宅子,这就是在作死。

不过,真要算起来的话,到现在为止,她也算是在辰都生活了三年了,按理说,取得户籍应该不再是问题。

只是没有人给她引荐。

就算有人引荐,自然也是需要承担风险的。

可惜妈妈死的早。

不过,一个月后美凤院要给所有人废除妓籍,这或许是一个不可错过的机会。

回去的路上……

听说了她并没有辰国的户籍以后,彩云也是好奇地道:“那姑娘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吗?”

“嗯。”

“那姑娘你难道就没有半点记忆吗?”

“没有。”

“父母呢?”

“没有。”

“兄弟姐妹呢?”

“没有。”

看着姑娘一脸乐观、天真的样子,彩云却是不禁可怜起姑娘来,她知道,表面上姑娘看似好像没什么,但实际上,肯定还是希望能够见到自己的亲人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个人住在一个小院子里,没有家人、没有朋友。

或许……

这也是为什么姑娘一点都不藏私的原因吧。

姑娘之所以想教绮菱古筝,是因为她在这里真的无依无靠。

她只是想多一个像绮菱那样的朋友。

看着姑娘一路上走走停停,手里还拿着一串糖葫芦,一副天真烂漫的样子,彩云也是暗暗地发誓,自己一定要保护好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