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三十章 也敢照以肝胆

小说:开局就是一只废仙女了 作者:可乐中毒 直达底部

【MT苹果彩票网,合法在线捕鱼平台!】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 .jdhs】,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首看着有点感人。”

“我就选这一首吧。”

“但是……话又说回来了,选了就能唱?”

“你刚刚没听到彩云说吗?现在只是让我们自己选,后面,还要再筛选出最适合的。”

“唉,反正,别管那么多了,小孩子才做选择,全部都要不就好了。”

“而且……不就是一个散伙演出吗?”

楼阁之中,有细心谨慎地挑选的,也有毫不在意的。

之所以细心谨慎,是因为她们真的把这个当一回事。

而那些毫不在意的,则是没怎么把这个当一回事。

但即便是这样,幸好的是,美凤院上下还算是一条心。

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便是,这一次的牵头人是美凤院的三大支柱青竹、苏媚以及绮菱,这三个人或许只出来一个,都无法服众,但是假若是三个一起,即便是平日里最不讲理的,都不得不掂量掂量后果。

当然,就算是这样。

有个别一些人,会说一些风凉话,自也是不可避免的。

比如说,此时,就有一个叫做大琴的女孩儿,对这些一副毫不关心的样子。

大琴是她的诨名,正如区别于小琴,她的嗓音早年因为练习的太刻苦,导致在变声的阶段伤了声带。

以至于现在说话的时候,声音都有点偏向于男生的声音。其实也还好吧。跟那种完全的男生的声线还是不一样的,再加上近些年来,也有好好地保护好嗓子,所以,也恢复得七七八八,但就是怎么说呢。

无论她再怎么努力,似乎都再也回不去从前了。

试想想,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却有着一把正太音会怎样。

假若是在另一个文明,说不定会大受欢迎,但是在这个时代,必然会受到不少人的冷眼。

所以,当看到大家都津津乐道地谈论着选什么的时候。

她闹别扭,也就再正常不过了。

嫉妒,她这完全就是赤果果的嫉妒。

“什么叫做不就是一个散伙演出?”

“难道不是吗?”

此时苏媚就在不远处,看到这边的情况,也是带着深意思索了一番。

像对方这种小孩子脾性,她大概是压不住的。

而且,虽说她是美凤院的老人了,但也早就不问美凤院的事多年了。

反倒是绮菱这边,上去直接就扭起了对方的耳朵。

虽然绮菱既不是对方的老师,也不是对方的谁谁谁,但绮菱在管教小孩子方面,还是颇有些手段的。

“谁,谁扭我耳朵。”

“啊,疼疼疼!”

“绮菱姐,放手,放手,疼!”

绮菱也是有点恨其不争。

绮菱很少对其他人有感觉,但是唯独小琴,她一直都把对方当妹妹来看待。

对方是唯一一个厚着脸皮,向她讨教古筝。而且,还对她说,她弹的古筝比青竹姐的琴好听多了。以后,不如她改名叫小筝吧。

当然!

美凤院里的清倌人的名字都是由妈妈来定的。

妈妈定名字有点比较随意,一般带小字的,就是顶了天,都成不了青竹、绮菱。

然后……

假如一不小心居然成了,就有改名的权利。

像青竹,以前的名字说不定就叫小竹,当然,这是开玩笑了,因为青竹从小天赋就很好,又有名师教导,因此,妈妈一早就把她当成是美凤院的头牌来培养,所以并没有改过名字。

……

此时,绮菱拎着对方的耳朵也是有点恨其不争。

当初那个时常调皮着跟在自己身后的小琴,现在,却是变成了如今的大琴。

而即便是对方,都对大琴这个名字坦然受之。

在对方一番挣扎过后,绮菱终究是有点无力地松开了手。

说道:“滚!”

绮菱最终也只能说出一个‘滚’字。

毕竟……对方的情况她也是知道的,但她不能让对方留在这里说风凉话,影响了大家。

小琴听了以后,也是瞪了一眼绮菱,然后头也不回地跑了。

苏媚这时也是迎了上来,走到绮菱这边,跟绮菱说道:“这话是不是说得太重了。”

绮菱也是垂下了眼帘,然后睁开,转过头对苏媚无可奈何地说道:“没办法,不能让她一个人在这里影响了所有人。”

这边的闹剧,夭夭当然不知道。不过,一旁把楼阁这边的情况看得清清楚楚的小晴,在看到了大琴跑了以后,也是若有所思。

哎,看来早上藏着的两个烧饼又有一个要没了。

果然!没多久,小晴就在一条河边找到了出了美凤院的大琴,只见大琴正坐在路旁的一颗柳树下的草坪扔着石子。

二话不说,小晴直接就坐了下来,然后又把自己藏的两个烧饼拿了出来。

“给!”

大琴看了以后,也是重新转过头,丝毫没有理会小晴,继续扔着石子。

“不就是伤了嗓子嘛!”

小晴便也接着道:“我干啥啥不行,我都还没有说什么呢。你至少弹琴、还有弹筝都不错不是吗。”

对方也是瞥了小晴一眼。

只能说,夏虫不可语冰。

她跟小晴的追求不一样,她曾经梦想自己能成为青竹、绮菱她们一样,甚至,也已经一度接近。

然而,也就是差那临门一脚。

而小晴,则是一开始就是条咸鱼。即便是到了现在,虽然她不能唱歌,但是吊打小晴五条街也是绰绰有余的。

“你不懂!”

“我怎么不懂了,我也有想过成为青竹姐跟绮菱姐。”

“你那是想。”

“有区别吗?”

小晴说话的同时,也是伸出了她的五根手指,上面布满了伤痕。

那是她练习的时候留下的。

她人很笨,即便是一般人,都比她学习东西要更快一些,而她,只能靠比其他人更长时间的练习,才能跟得上其他人。

为此,这些年,也是受了不少伤。

但她从来都没有抱怨过。

只是一步步、一步步地往上爬。

因为她爹娘说过,只要她能吃苦,就能吃上这个世界上最好吃的,而且还能住上大宅子。

这么一想……

“唉!原来还真的有区别!”

小晴本来是来劝人的,但是结果却是自己被自己给劝服了。

亏得大琴在看到她手上的伤痕还有点感动。

这个也是自我感动。

结果……下一句,小晴扭过头,认真地对她说的却是,“但就算是这样,也不能饿肚子不是。给!先吃!我觉得‘大琴’也挺好的,为什么说好……因为她大……”

小晴已经在胡言乱语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大概是无话可说了,小晴也是直接唱起了歌。

大琴在听了以后,原本想说闭嘴,不过最后还是硬着头皮听了下去,这歌词里面有一句,‘我与挚友一身烂漫,也敢照以肝胆’,或许,说的便是她们这种情况吧。

当然,也得亏小晴‘功力深厚’,她听了那么多句,偏偏只能听到这一句。看来,小晴美凤院吊车尾的名号不是白给的。

而在两人并排坐着的时候,正好在大路上,两人也是恰好路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