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三十九章 一首谣

小说:开局就是一只废仙女了 作者:可乐中毒 直达底部

【MT苹果彩票网,合法在线捕鱼平台!】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 .jdhs】,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很快,两人便也都来到了小凉亭。

可以看到,小晴对夭夭还是充满信任跟希望的,反观另外大琴,就有点无所谓了。

毕竟,她受到的是物理伤害,伤在了喉咙。就算是辰都最好的大夫,都说治不好,而面前这人既不是大夫,那当然也不可能把她给治好。

“说两句话来听听?”

当夭夭给对方做着检查的时候,苏媚、慕容也在认真地看着。

紧接着,大琴就随便地说了两句。

一个正太,又或者说接近少年音,出现在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子的身上,这的确有点尴尬。

关键是,对方也并非那种假小子。

假若对方也是那种假小子,那这种违和感可能也就没有那么大了。

“声带受损是很难治好的,而且,就算是想治,风险也极其大。”

“……而且,你现在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七七八八,再去做手术,很不明智。”

只见夭夭说道。

夭夭一边捏着大琴的小嘴,一边研究了起来。

研究了一会以后,也是拿回手,直接对大琴说道:“接下来,我唱一句,你唱一句,你不用完全模仿,跟着我的感觉来唱,就用你最放松、最舒适的方法来唱。”

说着,夭夭便哼了起来,“你是信的开头诗的内容童话的结尾,你是理所当然的奇迹,你是月色真美……”

本来大琴就不想唱,听到夭夭说用她最放松、最舒适的方法来唱,那好,干脆也是随便就来,而且,她的目的是想让夭夭绝望。你别救我了,你救不了我的!

然而……

当她漫不经心地随便一唱,还仅仅只是跟了一个开头后。

全场的氛围似乎都变了,这首歌,在夭夭唱来,跟在她唱来,完全是两种不一样的感觉。

关键是,在场的人无不觉得,夭夭反而唱得没有那么好听,反倒是觉得大琴唱得很好听。

大琴自己倒不认为什么,毕竟,她早就受够了现在自己的声音了。

紧接着,夭夭又继续唱了下去,而对方,也是有一句跟一句。

“你是上天赏赐送给我,好孩子的礼物。”

“你是三千美丽世界里,我的一瓢水。”

“……”

“所以再让我靠近一点点,因为你太温暖……”

当这首歌越是唱入佳境的时候,包括苏媚、小晴、还有慕容,都被震惊住了,如果慕容懂得‘卧槽’这个词的话,相信她绝对会毫不犹豫地说出来,而且绝对会忘记自己的形象。

夭夭就在刚刚上演了一出化腐朽为神奇,明明大琴唱得根本很随意,可是,当歌声从她小嘴里唱出来的时候,却是完爆了夭夭。

甚至就连夭夭,都不如她。

慕容一副见鬼了的表情看着一句一唱的两人,当然,苏媚也十分震惊。

小晴烧饼都掉地上了。

这怎么听起来比自己的那个还好听!

当唱到中段靠后的时候,大琴自己也仿佛是意识到什么了,虽然她是很讨厌很讨厌现在自己的声音,但是唱的好不好听,她还是有审美能力的。她是嗓子有问题,不是耳朵有问题。

而这首歌的歌词,更是有一种莫名的感觉,一开始还没觉得,但是后面回头一想,对方怎么好像是特意唱给自己听的?

什么上天赏赐送给我,好孩子的礼物。

什么我会再变得柔软一点点,因为你太敏感。

她总感觉夭夭是在对她哄小孩子。

然后听到后面,又发觉,好像对方是想让自己跟自己现在的嗓音交好朋友的意思?

这首谣你不听到最后,都很难完全听懂所要表达的意思。

其实这是当然的,毕竟,这是一首求婚结婚用的歌。

夭夭不是想让她唱这首歌,而是想让她知道,就算是声音变得跟以前不一样,但是,对方依然可以用现在的声音唱出很多好听的音乐。

而这首歌便是例子,即便对方根本是很随意地在唱,但是,却已经有了一位叫做洛少爷的七八成水准。

要是她再认真一点……

夭夭觉得,完全模仿也并非是什么难题。

一曲唱吧。

大琴自己也是懵了。

她只是嗓子有问题,但是她不是耳朵有问题。

她知道刚刚自己所唱的谣,自然是极为动听的,但是,她还是不敢相信,那居然是自己唱出来的。

而夭夭,也没有逼着对方,又或者强行让对方怎么样。

反倒是打量起了对方的头发来。

要是帮对方把头发给修剪一下,剪一个碎短发的发型,事实上,对方也并非完全没有吸引力。

反而,会有一种反串的可爱男孩子的感觉。

这便是正所谓的画女偏说男。

事实上,这不管是在那个时代,都是受欢迎的。

毕竟,古代那么多皇帝都有恋童、收集男宠的癖好。

这在底层可能没什么市场,但是在上层,却市场极大。

更何况……

大琴这可不是男的,还能用,岂不是好上加好。

不行!思想有点走歪了。

还是回到正题吧,唱完了一遍以后,夭夭也是说道:“你看!好像也不错不是吗?”

夭夭真诚地看着对方。

慕容却是想说,这何止是不错,这实在是太好了好吗!

她从这首歌一开始听到了一个温柔的大人对小孩的呵护,紧接着,又听到了对遭受挫折的小孩的鼓励,最后,还听到诚挚的一辈子的约定,这首歌所表达的感情,是如此的丰富,让人听完以后,回味无穷,更重要的是,这首歌便仿佛像是给大琴量身定做的一样。

情急之下,也是不由得对夭夭说道:“夭夭姑娘,我也能唱一首这样的谣吗?”

夭夭倒是没想到,大琴没有着急,倒是把一旁的慕容给弄着急了。

看到对方着急的样子,夭夭也是回道:“十成的把握不一定有,不过……我尽力!”

慕容听了,也是激动得内心久久难以平静下来。

小晴听了,地上烧饼也不要了:“姑娘,我也想要!”暖床也行!

当然,表面上是这样。

其实……

小晴还是用眼角余光瞥了瞥大琴,毕竟,气氛一定要烘托到位,作为好朋友,她自然是不希望大琴继续消沉下去。

三个中立的人,其中两个已经倒戈,唯一还没有倒戈的苏媚,其实也是有点心动的。

只是……

夭夭都说她适合唱《左手指月》,她也不能那么贪心。更何况,她还是长辈。

唉,心疼啊。

不过,这下绮菱应该是可以放心下来了。

果然!

没多久,就见到大琴随后便放下了平时的桀骜与不驯,认真地跪了下来,重重地给夭夭磕了个头,“请姑娘调教我。”

“起来吧。”

而且,能别用调教吗,她又不是那些皇帝,喜欢养男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