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五十章 作死

小说:开局就是一只废仙女了 作者:可乐中毒 直达底部

【MT苹果彩票网,合法在线捕鱼平台!】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 .jdhs】,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夭夭的身上,李承乾看不到丝毫女儿神态。

倒不是说夭夭长得不像女人,而是,她是那种少有的,女孩子都不可能有的,用他老师的话来说,可能便是近些年来胡人风性格跟中原女子的结合吧。

虽然李承乾也有一个姑姑,早些年北辰建立的时候,也曾跟随太上皇,也就是他的爷爷一起征战四方。甚至,还曾组建过女子亲卫队,并且还立下过不少赫赫功劳。

然而,李承乾知道,他姑姑跟夭夭姑娘又是不同的,他姑姑那叫女中豪杰,而夭夭姑娘,身上却是比之又要多了几分柔弱的书卷气息。

当然,这仅仅只是相对的。

而且……

夭夭姑娘似乎真的很喜欢穿男装,这个时代大部分的女孩都以裙裾为主,上衣则基本上都是以抹胸风格,再有的话,便是以披帛再点缀。

然而夭夭姑娘每天都是穿红白色的衣服,其他女的一般梳着高髻,三千青丝如瀑,浓密非常,而夭夭姑娘的头发,则似乎比想象中要短得多,秀美得多。

简单地扎在脑袋后面,既精神整洁,又独有一番魅力。

事实上,彩云不止一次阻止过她不要剪头发,不过她嫌太长了,所以每次长了以后都会偷偷剪短一点,天热的时候便尤其是这样。

对于夭夭来说,这都不算是什么新鲜事了。

回到靖王府,今晚李承乾会在靖王府休息一晚,晚上,有句话李承乾也是一直不得其解,正好,身边有李弘成在,也是忍不住问道:“弘成,你说她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夭夭姑娘说他是好人,但是又说他的分掉了,之后又说,她不太喜欢想法太多的人。

其实在说了这些以后,之后她还又说了一句,或许是因为看到气氛有些尴尬了吧,在说完了这些后,所以她又说了一句,“喜欢我就直接说出来就好了。”他当时就问她,“你不介意?”不会觉得自己被冒犯,不会觉得他这么说的话会不会太唐突?

她却是毫不在意地说道:“我为什么要介意?”而且,之后当他说明天也过来,因为美凤院众人都会在官府的监视下脱去妓籍,对方也没有拒绝。

“她到底喜不喜欢我?”李承乾百思不得其解地转过来问李弘成。

夭夭姑娘这态度,让他很是猜不透对方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李弘成说实话也不懂,不过他大概地猜了猜,“或许,这便是青楼女子的手段吧!?”他早就听说青楼女子玩弄男子的手段极其高明,你也不想想,要是没点手段的话,怎么可能同时周旋于那么多的青年才俊,文人士子当中,摧毁他们的理想抱负,磨灭他们的雄心壮志。然而李承乾却不同意,回道:“不可能!夭夭姑娘根本不像是那样的人,而且,她说了,她不是清倌人,她只是寄居在美凤院。”

李弘成听了他的话,表示怀疑,皱着眉毛说道:“她真的这么说的?”

“这是真的。”

“那不可能啊!”青楼会允许一个女子寄居在哪里吗?

因为李弘成并没有这样的经验,因而,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宿国公府。

程怀默回来后,也是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那个青竹长得真的出尘,他一下就好像有点喜欢上了,但是怎么说呢,毕竟这种喜欢只是一种淡淡的喜欢,还不到那种程度,但这似乎也足够让他内心焦灼了。

似乎有点喜欢,但也可以不喜欢,那他到底是喜欢还是不喜欢。

这是个问题!

……

到了第二日。

在官府相关部门的见证下,美凤院所有清倌人都恢复了北辰都城平民的身份。

而且,在此基础上,甚至官府还专门给众人也介绍了日后得以谋生的工作。

能把善后的工作也做得如此好,也恰好证明了,北辰的皇帝的确是一个好皇帝。

不过一个很直接的原因恐怕也是因为,毕竟考虑到她们从良后就很难再缴纳赋税,让她们种地又不太行,更何况辰都的土地给贵勋分都不够,因而,有这样的安排也一点都不例外。

而这里面,自然也有一些猫腻。

其中,一个似乎是衙门小吏的人便在一位美凤院长得还算可以的姐妹登记了平民的身份以后,想把这位姐妹介绍到一位权臣的府上当私妓。

“我跟你说,冯国公府是当今圣上的亲戚,你要进了冯国公府,荣华富贵岂不是随手可得。冯国公……”

这冯国公夭夭虽然不清楚对方的底细,但是一听就知道是老1淫1虫。

虽然当今圣上的确有言,官员不得嫖妓,但这里有一个条件,要是是家养的那就没问题了。

作为自己的私人财产,便是连当今皇帝都管不着。

事实上,北辰的烟花行业之所以如此繁盛,这跟上一任皇帝的荒唐不无关系,这一度让朝堂之上,变得乌烟瘴气。

当时还是皇子的北辰皇帝拿这种事情根本没有办法,等到他即位以后,为了整顿这种风气,才不得已颁下那样的意旨。

只不过,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尤其是新皇登基,地位尚未稳固,甚至,有时候就是当今圣上的一些同父异母的兄弟,也就是一些亲王,都屡屡犯禁。

但皇帝也拿这些人没什么办法,更有强抢民女的,但最多也不过是一顿责备,再降爵降俸,难不成还能把自己皇族兄弟送去杀头不成?

为此,他的这一道禁令,虽然有一定作用,但却并没有完全能瓦解这种风气。

甚至,有的官员还屡屡顶风犯禁,直到三年前,跟当朝宰相严立复演了一出戏,这才让百官稍稍地稍停了一些,并且,表明了他的决心。

朕连拥护朕当上皇帝的宰相都罚,其他人更不会手软,除非没让朕抓到,让朕抓到,定严惩不贷!

为此,百官这边才总算是有了改色。

其实想想也知道,当官当到某些人的高度,美色这种东西,肯定是比不上权力的,大家都没必要为了女人,而丢了手上的权力。

虽然现在还是有一些人,可以称之是纨绔,就跟我无论怎么努力,都不可能当上什么大官的,这些人会依然在朝堂之外嫖妓,但那已经不重要了,因为这些人,也没有上朝觐见的机会,抓大放小,也便算是缓和了双方之间的关系,甚至说句不好听,这些人连御史大夫都懒得去咬的,再去跟这些人纠结也已经没什么意义了。

再加上,这些人虽然现在依然会犯禁,但至少已经从明面转到暗面,那皇帝想要达到的目的便也达到了。这三年来,通过这种方式,皇帝还间接除去了几个朝堂之中的眼中钉,在重要的职位上,安排上了自己的人,可以说,假若没有当初那件事,现在他也不会把现在的朝堂打理得这么好。

虽然现在朝中还是会有争执,而且各派系之间也时有互相告密,但至少,朝堂上的平衡一直都维持得不错。既没有一方独大,也没有一方羸弱。

当今皇帝是平衡玩得很好的权术高手,当然,玩弄权术自然不是他的目标。

他的目标是希望在自己在位之年,能够亲手打造一个强大的帝国,能够让万世子孙都不用担心日后的问题。

这些也就不多说了,在看到一个姐妹竟然是被带入一处偏房中,被威迫利诱,夭夭也是直接离开了队伍,直接走了上去。

李承乾三人今天也在,见到夭夭的异状,也是跟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