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五十四章 我又觉得自己可以了

小说:开局就是一只废仙女了 作者:可乐中毒 直达底部

【MT苹果彩票网,合法在线捕鱼平台!】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 .jdhs】,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当时间来到六月底,随着七月中旬的到来,此时在辰都之内,有关今年花魁之争的各种消息,也是不断传来。

鹤颐楼,此时在一桌饭桌前,便有两人聊起了这一次的花魁之争。

“听说当今陛下很不喜这些啊,那今年的花魁之争还能举办起来吗?尤其是前一段时间,还出了美凤院的事。似乎陛下心意已决……”

另一人便道:“张兄,这你倒可以放心,毕竟青楼自古以来就有,还是我们北辰重要赋税来源,陛下不会真的禁的,而且,听闻前两日,朝中已经有大臣上奏,自开禁令以来,这两年官府赋税收入同比往些年都要下降了不少,而且反而造成私妓成风,才会出了长兴县主簿劝人为妓的事,因而,也传出有人上奏要求恢复的。”

这要求恢复的想法,是宰相严立复私底下提出来的。毕竟,狎妓这种事是屡禁不止的,历朝历代皆是如此,而且与其让私人赚走利益,不如,还是让官府来赚,只需要出台相关的政策,规范好,其实也不是一件坏事。

就比如说美凤院废去妓籍一事,他们处理这件事为什么还要拖了这么久,便是因为对于这些失足青楼的女子将来的去处不知道如何处理,关中土地本身就已经少了,之前把关东各族迁移进来的时候,是为了国家不乱,但是现在,地都不够这些人分,更别说给这些青楼女子分一块地。

虽然北辰国目前的确是一个军事强国不错,基本上,向外打仗就没有输的,但是国库却一直以来都并不怎么富有。禁青楼对于国库税收来说,实在是一次不小的打击,当初青楼是怎么来的,不就是为了振兴国家经济,才出现的。而且,青楼行业的繁荣也对活跃民间经济也有着十分重要的作用。

但是皇帝的话一言九鼎,说出去的话,也不能出尔反尔,那怎么办?所以,就必须要找一个名头,正好,每年一度的花魁之争,也正正是每年一度的乞巧节前后,因而,也算是为了与民同乐,这一段时间,将放宽官员狎妓的禁令。

事实上,这个头一开,基本上,就表明了之后都不会管得那么严了。

至于为什么一个乞巧节便能够把这禁令放宽,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恐怕也跟这节日的来源有关。本身,这乞巧节是皇宫流传出来的节日,众所周知,宫廷内,宫女们不可能被提倡任意恋爱,所以七夕节最早的内涵其实只有乞巧,表彰女子巧慧,女人们在这一天展示刺绣、针线等手艺绝活。

但后来流落民间之后,便又多了一个爱情、家庭美满等愿望,所以,找的由头也是这个,毕竟当今皇帝自诩明君,他找的这个理由便是,不希望看到再有如此多的女子失足落入青楼,希望她们都能找到如意郎君从良。

为此,随着这一次禁令的放宽,一些诸如不能逼人为娼的规定,也慢慢地提上了日程。

听了那人的话,被唤作张兄的人也是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毕竟,现在不少文人士子一听到当官不能狎妓,就心有惴惴,毕竟,他们最终的目的不就是当官,那他们现在这么做,会不会影响到他们的前程啊,到时候陛下要是翻旧账。

在没有了这层顾虑以后,接下来,能聊的就更多了。

“那张兄认为这一次,能够夺得花魁首名是哪一座青楼的哪一位姑娘?”

“大概是燕春楼的小玉姑娘吧,舞姿委婉、妩媚动人。”

“我倒是觉得会是万花楼的嫩娘,丝竹琵琶、音律诗词,无一不通。”

“……”

……

在这桌的旁边,还有另外一桌。

正是方博所在的这一桌,方博对面,坐着的正是守城门最近放假的翼国公府的公子赵书易。

说实话,赵书易对于这些是不怎么感兴趣的,不过听他们说,评头论足的,也颇有些意思。

至于方博……

则是对他们的言论颇为不屑,因为要说花魁的话,当然是潇湘馆的红袖姑娘。

不过说来也奇怪,他总觉得今年好像少了点什么?

忽然,他一拍自己的大腿,似乎终于都想起来了。

为什么他偏偏忘了美凤院的夭夭姑娘?

是!夭夭姑娘这两年的确名声有点被污了,说什么只是一个写小说的,但在方博看来,夭夭姑娘虽然既不会弹琴,也不会跳舞,当然,会不会,也没人知道,但是,即便是这样,他还是认为,夭夭姑娘在这些人中,还是能占有一定的地位的。

毕竟,本身夭夭姑娘的文才就很高!诗词感觉无人能出其右!

这些天因为他都被禁足,所以美凤院所有人都已经从良了,他还不清楚,直到旁边那桌忽然又提起这事,他才立马反应过来。

……

“听说前几日美凤院所有清倌人都从良了。”

“竟然还有这事?”

“而且,长兴县的一位主簿,也因此被丢进了大牢。”

“这又是怎么回事?”

“话说这就不得不提到皇帝的亲舅舅冯国公了……据说太子也在……甚至还涉及到了传说三年前的那位。”

……

一听到夭夭姑娘,方博就来了兴趣。

是啊!为什么这么大的事,竟然都没有人提起过。

夭夭姑娘在三年前曾经是所有文人士子的理想型,多少人希望见上一面而不得,然而,怎么到现在,竟然无人再提起。

一方面,是的确皇帝的禁令打击面太广。

另一方面,两年时间都不再出现,而且也不接客,也是一个问题。

再有,便是三年时间过去了,没有人知道她长成什么样。

而更让人奇怪的是,美凤院竟然没有一个人说起过她。

即便是连半点流言蜚语都没有。

不知道的人,便会认为对方是不是长歪了,变得平凡了,进而默默无闻。

事实上,这样的例子也并不少。

就跟伤仲永是一样的。

最后一个原因,则是美凤院的妈妈是死在美凤院里的,死了人的地方,自然没有人会想触到那份霉气。

但即便是这样,都不应该没有人去接盘才对!

大概……

是夭夭真的过气了吧。这两年来,无论是燕春楼、还是万花楼,以及其他青楼,都出了不少有实力的清倌人,大家都把注意力集中到这些人的身上,反倒是对曾经三年前震惊整个辰都的人,少了一分尊重。

不过现在。

感觉是时候再次掀起波澜了。

方博忽然决定,想跟夭夭姑娘见上一面,看看自己有没有什么能够帮得上忙的。

之前,他是因为深知自己实力有限,但如今,听了两人的话,又让他认为自己可以不自量力。

因为当两人说到夭夭姑娘是不是已经被那位权贵给占有的时候,竟然好像还没有人对夭夭姑娘下手。

不过也对!

从良也就在一瞬间,而平常夭夭姑娘又是不出来见客的。平时大家便是连见对方一面都难,更别说其他的了。

方博很快便走了上去,问两人道:“不知道,两位现在可曾打听到夭夭姑娘的住处?”

那两人不由得愣了愣,行礼后回道:“莫非,兄台也是同道中人?怎么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