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六十一章 不再理会

小说:开局就是一只废仙女了 作者:可乐中毒 直达底部

【MT苹果彩票网,合法在线捕鱼平台!】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 .jdhs】,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夭夭的运作下,“三年的那个妖孽建立了‘女子三十二乐坊’的消息”在短时间之内便不胫而走。

然而,即便是这样,这对于今年的花魁之争来说,也并未造成多大的阻碍,毕竟花魁之争的日子是在‘女子三十二乐坊’表演举办之前举行。

等到今年这届花魁选出的时候,之后,‘女子三十二乐坊’即使再怎么样,大体也不会再有任何影响。

燕春楼。

小玉姑娘的贴身丫鬟在听闻了这件事之后,也是立刻把这事告诉了她家小姐,而人人皆知,她除了琴棋书画,最擅长的,就是歌舞。

听闻了女子三十二乐坊的事,说实话,不对夭夭好奇是不可能的,但毕竟,夭夭已经有三年时间没有露面,根本没人知道夭夭的底细。

而且,一个三年都没有传出什么名声的人,大概是不会成为威胁的,因此,便也对自己的丫鬟小桃说道:“说到这位夭夭姑娘,其实我也很是想见见。毕竟三年前,她的名声就很高。只是,我们一向没什么交集。虽然不知道她建立‘女子三十二乐坊’是出于何种用意,可既然她特意挑选了一个靠后一天的时间,那就代表了,她并非是想跟我们争什么。”

小桃听完了她的分析,倒也觉得在理,回道:“那小姐你说……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小玉便回道:“前段时间听说她们已经从良,想必,要建乐坊,也是为了自保吧,都出身青楼,她们的处境,我还是能够理解的。只不过……又何必多此一举。”

同样的疑惑,也发生在万花楼,万花楼的嫩娘其实不怎么喜欢争宠,一直以来,都沉醉在自己的琵琶之中,平时要不是妈妈让她出来接客,她都很少主动去做点什么。

在这一点上,她倒是比小玉要差多了,小玉是那种既然已经明知道自己的身世,那也要在这浮沉中,获得一定的说话权利以及地位。

相反,嫩娘就有点随风飘摇的意思了,性子上面,就是比之青竹,都要柔弱得多,因而,十分惹人怜爱,也成了她的恩客络绎不绝的最大原因。

两人今年都方方十六岁,跟夭夭一样,正值一个人最为青春年轻的年纪,而十六岁,又堪堪正到破瓜之年,破瓜年纪小腰身,正正是瓜果成熟,可以吃的时候。

听了丫鬟小翠传来的话,嫩娘倒是并不怎么在意,她轻轻地拨动着琵琶的弦,低垂的眼帘,仿佛写满了平生的不得志。

潇湘馆,情况同样差不多,不过红袖姑娘应该是比这两人都急的,但是急也没用,毕竟天塌下来有高个的在上面顶着。

这位红袖姑娘唯一的优势,先不说琴棋书画这些虚的,要说能赢两人的地方,或许便只能是赢在比这两人都成熟吧,知道男人想要什么。

另外……

今年的花魁之争还有一个消息,那便是,竟然有人带着胡姬也参加比赛,这却是以前大家都从未见过的,倒是让人不禁又多了几分期待。

只不过……

要是按照现在大部分人的审美来说,胡姬最后的排名一定也不差,只是……便如如此,恐怕却也很难拿到前三就是了。反正,今年的花魁之争一定会十分热闹,而且,据闻今年光是报名的人数,就已经突破了一百二十人,可以说为历届之最。

……

辰都王家。

此时在一处偏厅中,王家的家主,王元宝也是跟这一次一起联合举办今次花魁之争的各位大商大贾们商议着今年的花魁之争,王元宝说道:“恐怕,今年的花魁之争要提前一两日了,不然,时间上怕是会来不及啊。”

今年居然有这么多人报名,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这可能便是应验的那句老话,弹压得越狠,之后反弹就有多狠,前两年实在是憋得慌,现在,皇帝的禁令一取消,立刻,这反弹就来了。

坐在下首有人听到他所说的话,也是说道:“是啊!这一次报名人数众多,跟往些年都是不能比的,而且,花魁表演,有的人至少要表演两轮甚至三轮,这时间上,恐怕会赶不上。”

这人说完,另一边,却又有一人说道:“其实这些都是小事,只是不知,不知道王大贾可曾听说‘女子三十二乐坊’?”

“额……”王元宝听了以后,也是不由得愣了愣,近些日来,这‘女子三十二乐坊’的名声的确很响,毕竟,三年前夭夭的名声不是盖的,但假如是把夭夭的影响力舍去的话,美凤院所残留下来的那些清倌人,都不过是中上的水平,算不得什么。

其中,比较有名的,便又以绮菱跟青竹为最,但绮菱被富家子弟抛弃的消息也早就传遍大街小巷,因而,名声早不如前,至于青竹嘛,这个人一向是低调的性子,所以,在那么多的清倌人中,名声也一直不怎么响亮。

所以要不是夭夭的缘故,恐怕,估计现在也不会能够引起多少人的讨论,至于他们怎么知道这个‘女子三十二乐坊’就是美凤院的人,其实也很简单,只需要稍稍一推,就能够推断出来。

正待王元宝想问,知道了那又如何的时候,那人也是颇有些唯恐天下不乱地说道:“最近这个‘女子三十二乐坊’的风头很盛,而且,特意选在我们花魁表演的后一天进行表演?大家难道就没什么想法?”

众人闻言,也都低头沉吟了起来,确实,这太耐人寻味了,更何况,最近风头这么盛,还差点就把他们的花魁之争的风头都盖过去,这本身让他们这些出资的人,心里也有点不快。

“如今,坊间可是有传闻,那位莫不是也是想通过这表演来选花魁。不过这都不算什么,有人还说,那假若真的是这样,我们选我们的花魁,她们选她们的,要是最后两边有出现不相上下的,那哪边才算数?”人言可畏,这便是涉及到他们选人的眼光以及权威的问题了。

王元宝听了他的话,也是渐渐地听出味道来了,本来,他也不觉得这有什么,只觉得,对方这乐坊建得怕也是不容易吧,可现在不是他们要挑起事端,而是对方这么做,的的确确是有点不厚道。

“所以我提议,要么就让她们过来一起上台表演,要么,干脆就让她们再缓几天再办吧。”

当消息传到夭夭的耳中的时候,夭夭也是觉得有点莫名其妙,这怎么就涉及到对方的脸面了,而且,难道对方真的连她们这些美凤院残留下来没人要的人都要害怕吗?

其实本来呢,花魁之争本身就是一件很刺激、很让人紧张的事,那么她们之后办的这个表演,等于是花魁之争之后的谢幕演出,舒缓大家的心情,难道不好吗?

夭夭有点搞不太明白这些人的思维,不过对方都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似乎,也只能是这样了。

夭夭拒绝了他们一起表演的提议,毕竟,她们跟选花魁完全没有半点关系,其实她想跟对方解释‘女子十二乐坊’今后的运营策略,但估计即便她解释了,对方也不一定能理解,所以,最后便也懒得解释了。

另外,夭夭也明确表示,‘女子三十二乐坊’的表演不会改变原来的计划。得知这个消息后,那边,也是对今年的花魁之争有了一丝丝的改动。那便是,他们计划,今年最后的头三名以及前十五之争,可能会安排在最后一日,也就是跟‘女子三十二乐坊’的表演是在同一日。

既然你妨碍了我,那我,自然也要让你不舒服。

夭夭见此,便也不再理会。

不过,看‘女子三十二乐坊’的表演不用花钱买门票,门票都是免费送的,倒是很快便也传出去了。

众所周知,辰都的花魁之争每年都要收一定的门票费,虽然并不贵,一般平民都能够出得起,而且,买门票还送一封荐书,可以投给自己喜欢的姑娘,但是夭夭这么做,就似乎有点要恶心他们的意思了。

当然!夭夭绝不曾有这样的想法,只是……对方要这么想,她也没办法。接下来,随着双方的角力,慢慢地,双方的支持者也是开始泾渭分明。

花魁之争现场这边,大多都是些有钱的公子哥,而夭夭这边,便多是些没什么钱的苦寒之士以及普通老百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