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170章还能活多久?

小说:试婚30天:首席老公蜜蜜宠 作者:沈清欢 直达底部

【MT苹果彩票网,合法在线捕鱼平台!】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 .jdhs】,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170章 还能活多久?

坏了!

说到这个,沈清欢才想起来,她的手机被许谦澈拿走了,到现在也没说还给她。

靠,她又忘了一件事。

想着,沈清欢急忙说:“宁落,我手机坏了,你赶紧给温敬舟打个电话,我有事找他。”

宁落长叹了一口气,“欢欢,你忘了?我们一般员工是拿不到董事长的私人号码的。”

沈清欢按照记忆说了一段数字,让宁落拨了过去。

“喂,董事长我是宁落……”

“开会,忙。”温敬舟十分冰冷的话从听话筒里响彻。

宁落:“……”

怎么回事?刚才经历了什么?

与此同时,会议室内。

股东们小心翼翼的看着董事长的脸色,害怕极了。

刚才心情还不错的董事长,怎么就接了个电话,脸色黑成这样?

温敬舟盯着文件上的字,眼中的阴沉更加恐怖。

他的私人号码向来不外传,宁落怎么会知道的?

就算她是他安排在媳妇身边的人,他也不会告诉的。

该死的女人!

正在这时,手机又响了起来。

又是宁落。

温敬舟气急败坏,正想着拿起手机挂断,但是手指头却莫名其妙的按到了接听。

他黑着脸,正要冷冷的拒绝。

一道甜甜的女声响了起来:“老公,是我啦!”

“老婆?”温敬舟眼底的阴沉瞬间转瞬即逝。

股东的视角望去,董事长原本无比阴鸷的那张脸,此时像翻书般,极快的变成了艳阳天。

甚至……唇角还勾着弧度。

鬼片现场吗?

“老公,姜小雨的奶奶找不到了,我就是因为这个去养老院,然后就被许谦澈扣下的……”

沈清欢躲到角落里,四处张望,见没人,这才放心的说道。

“我现在还不知道奶奶找到没有,而且我的手机被许谦澈扣下了,也没还给我。”

温敬舟蹙眉,面色又阴沉了下去。

该死的大猪蹄子,欺负他老婆这件事,绝对零容忍!

“你先别着急,我让陈遇去查一下。”

“嗯!”

挂断电话,温敬舟冷眸一扫全场。

啪!

他重重的将文件摔在桌面上:“散会。”

股东们一脸懵逼:“董事长?今天的会不开了?”

“是啊,我们还要有重要的事上报呢!”

“再说。”温敬舟站起身目不斜视的往外走,“陈遇,跟我过来。”

相对于股东们的懵,陈遇早就见怪不怪了。

董事长这么着急是为了谁?自然是太太啊!

沈清欢将手机还给宁落。

宁落在手机屏幕上滑动着,看着上面的档期:“欢欢,昨天推掉了不少活动的,今天可不能再推了!你现在可正是出道最关键的时刻!”

刚说完,手机就响了。

“董事长!是董事长!”

宁落火急火燎的将手机递给她。

“奶奶已经找到了。”温敬舟的声音传来。

沈清欢这才松了一口气,说道:“那我们去看看吧,我总觉得这其中的事情不对劲。”

奶奶一向性子温和,怎么可能会无缘无故的走丢的。

而且老人是失明,怎么会走那么远。

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好,那我让陈遇去接你。”

挂断电话,沈清欢歉意的笑笑:“宁落,我还得出去解决个事情。”

“啊!”宁落一脸失望:“欢欢,你真是我见过最任性的明星。”

因为公司是她家的。

沈清欢拍了拍她的肩膀:“真的有重要的事,谢谢咯~”

说完,她便离开了。

陈遇已经在电梯口等着了,一见到人,立马弯腰:“太太,跟我来吧。”

两个人下电梯,刚走出公司门口,就见到一个陌生男人直接朝着沈清欢走了进来。

沈清欢不由得向后退了几步,心脏都跟着颤了颤。

这个男人,身上莫名有许谦澈身上那种令人寒战的气息。

陈遇将沈清欢护在身后,冷冷的说道:“什么人竟敢在光天化日之……”

还不等他说完,男人直接像拎鸡崽子似的,用手臂将他推到了一边。

公式化的开口道:“沈小姐,我们主人让我来给你送东西。”

“东西?”沈清欢疑惑。

男人将纸袋递给她,便直接走了。

“有没有点素质!”陈遇指着男人的背影,气的不成样子。

转身:“太太,这人应该是许谦澈的手下,他送的东西千万不能收!”

万一是定时炸弹呢!

沈清欢顺着纸袋看去,就见里面是她的手机。

拿了出来,她解锁,点进去,查看了一会。

发现手机应该没有被碰过。

算他许谦澈不算太小人。

还专门派人给她送过来。

不过……

沈清欢回想起昨晚,那个血腥的场面……

许谦澈为了博得容西念的原谅,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就往自己肩膀上开了两枪……

骇人!

养老院内。

温敬舟已经在等着了。

他慵懒的斜靠在门口,两条大长腿交叉站着,单手插在兜里,一头简单的黑色短发随着秋风,轻轻的掀起,露出了刘海。

他一双鹰眸,仿佛是注入了星辰大海,极为好看,让人看一眼就忍不住吸了进去。

见到来人,他的手从兜里拿了出来,走了上前,笑道:“跟我进去吧。”

沈清欢点点头,自然的挽住他的臂弯。

两个人的互动越来越自然,越来越像老夫妻。

在院长的带领下,三个人进了一间房间里。

这间房间不大不小,周围都贴着防撞条,为的就是避免有些老人受伤。

里面,一张躺椅上,坐着一个老人。

她面朝窗户,一头白发,看上去瘦骨嶙峋。

听到脚步声,老人微微侧脸,“谁啊?”

沈清欢脑海中浮现出姜小雨临死前的画面,鼻子一酸,走上前,蹲在老人的旁边,笑道:“奶奶,是我啊,我是小雨的朋友,你还记得我吗?”

老人空洞的一双眼多了丝光泽,有些激动的说道:“是你啊!我们家小雨怎么样了啊,我这阵子总是梦到我们小雨,哎,她总告诉我她那边很冷,少衣服……”

“孩子啊,不如你告诉小雨,别让她在那边干活了,回来吧,老婆子我不知道还能活多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