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三百二十六章河蚌

小说:冷傲王爷恶毒妃 作者:杨家小将 直达底部

【MT苹果彩票网,合法在线捕鱼平台!】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 .jdhs】,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三百二十六章 河蚌

一边说着,老爹便已经是事不关己的模样走向敬晨身边了,敬晨本来迷迷糊糊的,听到老爹说起来莫离的腿有可能废了,当时心下便是一惊,怎么会如此严重,于是敬晨虽然身体上是极其不愿意动弹的,但是仍旧是强打着精神坐了起来。

“她的腿怎么了?”敬晨询问道。

那老爹看到敬晨都已经重伤至此了,却仍旧是能够一听到这女子的伤势之后便立马打起了精神,又看了看莫离,那女子也是奇怪,明明腿摔得不轻,但是竟然能够一直坚持到现在,而且从她走路的样子来看,似乎之后又负重前行了不少。

这两个人有意思,想必真的是有什么亲密关系,不然也不止于此。

于是老爹便在敬晨的面前坐下,然后对敬晨说道:“她的腿伤不轻,而且据我推测之前她一定受伤之后又负重行走了不短的路程对吧?”

一边说着,老爹便看向了敬晨,敬晨听了却并没有说话,他此时才知道原来莫离之前背着自己前行,对于她的伤势来说是有多么的困难,心中直到这个莫离实在是痴傻,明明是个女子,却偏要逞强做男子该做的事情,明明受了重伤,却硬是要装作什么是都没有。

明明心地善良,却硬是要装作冷酷至极的样子,这个女子究竟是经受过什么样的事情,才会将自己故意伪装的如此坚强,就像是河蚌一般,坚硬的外表,包含的是多么柔软的内在,实在是让人心疼。

想到这些,敬晨便又看向了莫离,那眼神中很是复杂,几分好奇,几分怜爱,几分保护欲,看上去很是复杂。

而老爹看到了敬晨这个样子,便只当是敬晨默认了自己刚才的话,于是便继续说道:“你快劝劝她吧,不然那腿可真的没救了,你们俩如此的恩爱,如此的关心对方,一定是不想要拖累对方的。”

老爹只当是面前这两人是一对恩爱的小夫妻呢,莫离听到了便想要反驳,敬晨却只是关心莫离的腿伤,并未多想,于是敬晨便对莫离说道:“你这么要强,一定不想……以后成为一个瘸子吧。”

莫离听了便只是瞪着敬晨,敬晨看到莫离并不做声,于是便继续说道:“不过也不用担心……瘸子里面……也有高手……”

敬晨知道莫离的脾气,想必是劝不住的,如此倒不如用激将法,看看她究竟是听不听,而莫离听到了敬晨的话之后,便只是撇了撇嘴,然后想了想,反正这腿她也知道,如果真的拖下去不及时医治,想必真的会有危险,如此倒不如让这个老头试一试。

而且看这老头的样子,似乎还不是那么不靠谱,虽然莫离心中在极力的劝说自己,但是她心中已经是认定了,这个老头儿的医术也不怎么样,不过是可以医治一些平常的小病,这样的伤怕是难。

一旁的王二家的看到莫离迟迟都不开口,于是便也朝着莫离走近了两步,然后对莫离说道:“姑娘,你就听大嫂的劝吧,这个身体可不是闹着玩的,有伤得赶紧医治,不然后悔就来不及了。”

莫离听了便看向了王二家的,看到对方一脸期待的样子,莫离竟然有些感动,如此平凡的妇人,心底却是如此的善良,竟然有一种让自己想要归隐山林的打算了。

王二家的看到莫离仍旧是没说话,于是便只当做莫离是默认了,于是便对老爹使了个眼色,老爹也是服了,这个王二家的就是爱管闲事,算了,谁让自己也是实在闲着没事,想找两个人练练手呢。

于是老爹便站了起来,然后走到了莫离的身边,然后对莫离说道:“去那边坐下。”一边说着,老爹便指了指敬晨一旁的凳子。

莫离听了便走了过去,然后坐了下来,老爹走到莫离跟前,然后开始位莫离检查伤势,一番诊治之后,莫离觉得刚才似乎有些麻木了的腿现在竟然感觉到疼痛了。

“嘶……”莫离倒抽了一口凉气,然后看向了老爹,老爹此时才算是放心了,于是便站起了身,如释重负一般,对莫离说道:“好了,知道疼就好了。”

莫离看到老爹这样,也不知道究竟是好不好,于是便问道:“那我的腿?”虽然莫离对老爹的医术很是不相信,但是都已经这个样子了,不如就暂且相信好了,老爹抬起眼皮看了莫离一眼,刚才这个小丫头不是还不相信自己呢吗,这么快就转变了。

老爹只觉得莫离肯定是为自己的医术折服了,于是便很是轻松又略带几分不屑的说道:“有我在废不了。”

这时只听到屋子里“咕嘟咕嘟”的水声,王二家的看到那小炉子上的水开了,于是便对老爹说道:“老爹,那药是不是已经煎好了?”

一边说着,王二家的便已经是走到了那瓦罐的旁边,掀开了上面的盖子,只见到里面现在已经是颜色浓重的汤药了。

老爹听了,便只是一声不吭的走到了炉子旁边,然后将瓦罐断了下来,王二家的看到了倒是有眼色,于是便赶忙不知道从哪里取了一只碗,然后递给了老爹,老爹接了过来,倒在了里面。

这个王二家的经常没事便过来帮忙,这些打下手的活现在做的倒是得心应手了。

老爹倒好了药之后,王二家的便端着碗送到了敬晨的面前,然后对敬晨说道:“快喝吧。”

敬晨看了看那浑浊的汤药,也不知道到底行不行,但是此时如果自己再不好好医治,只怕以后也会是个废人了。于是敬晨便也不想那么多,端起了药碗便往嘴里灌,喝过之后,便将药碗放在了桌子上。

老爹看到了只是点了点头,然后便对敬晨说道:“就我这药,你喝上三天,保管你恢复大半。”

别说敬晨还真的觉得这药下肚了之后,身体上似乎是感觉有些不同,莫离看了看敬晨,似乎是询问敬晨现在究竟是什么感觉,敬晨只是冲着莫离微微点了点头。

之后老爹便开始收拾东西,然后对王二家的说道:“我一会儿上山采药,至于他们两个就交给你了。”

王二家的听了便说道:“放心好了,一定不会有事的。”

之后老爹便就上山去了,而王二家的看到二人在房中,觉得人家小两口在这里,自己一个外人待在这里,似乎也有些不方便,于是便借口说回家做家务,等到有需要了便隔着墙叫一声就知道了。

莫离他们自然是没什么意见的,之后王二家的便也就离开了。

此时房中只剩下敬晨和莫离两个人了,莫离看着敬晨这会儿面色似乎是比之前要好多了,看来那个老爹的药还真奏效,此时两人不尴不尬地面对着,莫离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于是便说道:“那个,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

敬晨听了,他虽然知道他们两个各为其主,虽然不知道对方什么来历,但是也很肯定一定不是自己人,可是心中就是无法拒绝对面这个女子。

而莫离问出来这一句话之后,便觉得有些不妥,但是想要收回已经是来不及了,此时听到敬晨只是半天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于是便心中有些微微的恼意,看来对方果然是把自己当成了敌人,亏自己还觉得他可能不一样呢。

莫离心中正如此想着,突然便听到敬晨说道:“敬晨。”

莫离听了便看了敬晨一眼,然后口中微微重复着敬晨的名字,之后又很是无奈的笑了笑,敬晨有些不解,于是便询问道:“你笑什么?”

莫离听了便说道:“真想不到,我竟然会跟萧恒炎的人一起在这里,而且竟然还是心平气和的坐在这里。”

敬晨听了也是微微一笑,此时外面阳光正好,透过窗户纸,照在了屋内,那被分割成了丝丝缕缕的阳光,此时照在了两人的脸上,显得是那么的温暖柔和,让人觉得现世安稳,想必说的极是这个样子了。

“我们走吧。”敬晨说道,虽然他的声音听上去仍旧是很低,但是已经不像是之前那么虚弱了。

而莫离听了却有些紧张,她知道敬晨的伤势还是很严重的,只不过才有些好转,现在便立刻上路,怕是会对伤势不利,于是莫离便冷冷的对敬晨说道:“不行。”

敬晨听了却脸上露出了一抹坏笑,然后对莫离说道:“怎么?难道怕我死了不成?”

莫离听到敬晨这样说,又想起来刚才王二家的那个误会,一时便有些羞恼,使劲儿的瞪了敬晨一眼,然后说道:“你死了倒干净了,不用再拖累我了。”

敬晨看到莫离这个样子,便只是觉得甚是可爱,因为面前这个女子,每次话说的越狠,也就代表她越是心虚,想必现在她心中确实也是在担心自己呢。

敬晨微微叹了口气,其实他又何尝想要快点回去,因为二人身份立场不同,今日一回,怕是以后再次相见,便又是对立的两方了,他不知道莫离究竟是怎么想的,但是他是真的不想跟莫离成为敌人,可是各为其主,身不由己。

敬晨从身上取出了一个挂坠,然后放在了莫离的面前,莫离看着有些不解,“你这是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