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五百零七章劳力

小说:冷傲王爷恶毒妃 作者:杨家小将 直达底部

【MT苹果彩票网,合法在线捕鱼平台!】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 .jdhs】,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五百零七章 劳力

司马嫣儿有些犹豫了,自己现在什么都看不到,砍柴,怕是不行吧?

她咬了咬嘴唇,可是如果自己不砍柴,那就没办法离开,或者就得严文斌来干了,想想严文斌现在还在受伤,于心何忍啊!

算了!

司马嫣儿把心一横,不就是砍柴嘛!

“就这么定了!”

这声音很是坚定,大有壮士断腕的豪气!

严文斌见到司马嫣儿这个气势汹汹的样子,只是微微咧了咧嘴。

不过说归说,严文斌知道司马嫣儿就是一个大小姐,从小十指不沾阳春水,哪里会砍柴,于是他心中想着自己到时候要自己来,免得累到了司马嫣儿。

两个人各怀心事,之后只听到“咣当”一声,两个人皆是一惊,低头看去,只见到两把斧头已经是扔在了他们的脚边。

“用这个,赶紧上山砍柴去吧,回来晚了,误了饭点,可别说我克扣你们吃饭!”

夏大夫说的很是得意,没等两人反应过来,他就哼着小曲,一只手提着茶壶,晃悠到了门外,躺在属下的摇椅上,悠悠然睡觉去了。

严文斌想要和司马嫣儿两个人相互对视了一眼,但是只见到司马嫣儿空洞的眼神,严文斌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竟然忘了,司马嫣儿眼睛受伤,此时已经是看不见了。

严文斌有些伤感,但是看到司马嫣儿仍旧是一副乐观的样子,不以为然,似乎并不觉得眼睛看不见是多严重的事。

看到司马嫣儿这么乐观,严文斌也就稍稍放心了些了。

严文斌想要弯腰去捡起来地上的斧头,但是当他弯腰的时候发现因为自己动作幅度太大,让伤口又裂开了。

“唔……”

严文斌闷哼了一声,司马嫣儿在一旁听到了严文斌的痛呼,于是便有些慌张,连忙两手向前扒拉着,想要阻止严文斌。

“放着我来!”

司马嫣儿口气很是强硬,虽然以前在府中她什么都不用做,可是那时候倒是没有觉得多快乐,反而整天无所事事,觉得很是烦恼。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现在虽然她每天都需要做很多的活,而且还要忍受夏大夫。

心中这样想着,司马嫣儿便又瞪了一眼夏大夫,此时他倒是悠哉悠哉,看上去很惬意的样子。

可是司马嫣儿觉得心中竟然很踏实,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而且还有自己喜欢的人陪伴着,真的是不嫌鸳鸯,不嫌仙。

此时严文斌听到了司马嫣儿的话,便抬头看向了司马嫣儿,只见她表情严肃,摸索到了严文斌身旁,然后将严文斌往后推了推,之后便自顾自的看上去很是从容的摸索上前,将地上的斧头给捡了起来。

严文斌看到司马嫣儿全程都是这么从容,有些刮目相看,要知道之前昏迷的时候,见到的司马嫣儿还是一个娇滴滴的若小姐,此时倒是像是忽然间长大了一般。

严文斌全程目瞪口呆,看着司马嫣儿从地上拿起了斧头,之后便就对严文斌说道:“走吧,上山砍柴了!”

司马嫣儿的声音听上去很是愉快,就像是他们不过是出去踏青一般,根本不是为了去还债。

看到这样的司马嫣儿,严文斌倒是也就放心了,毕竟之前他一直担心司马嫣儿可能会因为受不了,所以便会有什么想法。

严文斌答应了一声,之后两个人便就一起上山去了。

不多时,二人便就来到了山脚下了,严文斌抬头看了看,觉得这四周的树木看上去也不错,于是便决定再这里砍柴,毕竟他们两个现在都不方便,如果跑的太远了,担心会出什么事情。

于是严文斌便就说到:“不如我们就在这附近吧。”

司马嫣儿听了到了地方了,于是便答应了一声,之后便就开始在这四周砍树。

这段时间严文斌因为一直都是昏迷的反倒是没有怎么做过什么事情,倒是司马嫣儿因为最近一直都在夏大夫的指使下,做了不少的农活,所以倒是干起来也算是得心应手。

司马嫣儿摸摸索索的到了一个手腕粗的树枝旁边,然后便就挥起来斧子便要砍。

严文斌看了,便说道:“让我来吧。”

一边说着,严文斌便已经是走到了司马嫣儿的跟前,想要从司马嫣儿的手中夺过来那把斧头。

但是司马嫣儿心中只觉得自己怎么能够让一个伸手重伤的人来干这样的活计呢,况且严文斌现在受了这么重的伤还不都是以为自己吗?

于是司马嫣儿便执意不肯给。

二人争持不下,严文斌不乐意,于是便想要掰开司马嫣儿的手,但是严文斌的手刚抓上了司马嫣儿的手,便觉得这手掌摸上去有些硬,像是起了茧子。

严文斌自然知道,从前的司马嫣儿怎么会手上起茧子的,但是现在她跟着自己不过是几天的时间,手上都已经是起了茧子了。

严文斌心中一时便觉得很是愧疚,都是因为自己没有照顾好司马嫣儿,所以才会让她沦落到了如今的地步。

想到这些,严文斌觉得自己更加是配不上司马嫣儿了。

所以一时间,严文斌倒是沉默了起来。

司马嫣儿没感觉,她只觉得严文斌手上突然停止了动作,只当是严文斌向自己妥协了,于是便很是得意,她只是空洞的望着前面,然后得意的说道:“你在一旁找个凉快的地方坐着,一会儿我就搞定了。”

司马嫣儿知道自己一会儿估计是搞不定的,毕竟之前自己干活的速度在那里摆着,但是如果自己不这样说的话,那严文斌一定是不会同意的。

严文斌看到司马嫣儿这样眼睛受伤了,但是脸上依旧是挂着明朗的笑容,看上去比之前她健康的时候都要动人。

严文斌一时间便很是感慨,“这样吧,我先砍一会儿,如果我累了,我就跟你说,你接着,怎么样?”

严文斌知道,如果说就让自己干,那司马嫣儿肯定是不会同意的,现在想了这样一个办法,这样说着,想必她就会同意了。

司马嫣儿虽然是心中不愿意,但是想到严文斌,他一向都是很照顾自己,如果不同意他的提议,说不定他倒是不高兴。

于是司马嫣儿便就答应了,“我先来,等会儿我就给你。”

一边说着,司马嫣儿便就挥动了斧头开始砍了起来。

却说两个人正在这里砍柴,突然便听到了似乎是一阵的脚步声正朝着他们走了过来。

这脚步声听上去有些散乱,想必是三两个人过来的。

两人倒是也没怎么在意,只是继续着手上的活计。

果然没多大会儿,便见到了三个看上去流里流气的年轻男子过来了。

他们本来是就要走过去了,但是其中一个人总是贼眉鼠眼的瞅着司马嫣儿,突然变就会头,笑着朝着司马嫣儿走了过去,“呦,小娘子怎么自己在这里干活,你相公呢?不要你了?”

一边说着,那人便想要上前去摸司马嫣儿的脸,一旁的那人的其他同伴听到了也都是跟着哈哈大笑了起来。

严文斌此时正坐在附近的树下,见到了这边发生的事情,于是便就踉踉跄跄的走了过来,他强忍着身上的伤,然后对着那些人厉声呵斥道:“放下你的猪爪子,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那人听了没有反应,只是扭头看向了严文斌。

一见到对方这样高大的样子,心中便有些怯,但是想到他们三个人,难道还对付不了一个村夫不成。

于是那人便又状了状胆子,仰着头,对严文斌很是嚣张的说道:“呦,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对我不客气。”

话音刚落,只听到对方“哎呦”了一声。

那人的那些同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听到了他的痛呼,接着便见到那人一手捂着眼睛,指着严文斌,“你,你竟然敢打我!”

可是虽然是扣上说的愤愤不平,但是却迟迟不见到对方有什么动作。

因为他们知道,想必对面的人一定是会什么功夫的,不然不会这样隔空便打着了他。

其实刚才严文斌过来的时候,手中拿着一个石子,就是为了以防万一,没想到倒是真的用上了。

严文斌暗中运用了自己现在可以用的全部力量,将那个石子朝着那人的眼睛上便弹了过去,眼睛是人身体上很是脆弱的地方,而且严文斌已经是尽了自己现在最大的力量了,所以那人只当是严文斌现在肯定惹不起。

严文斌听到对方这样嚣张的说话,倒是一点都没有后退的意思,反而更加直起了腰,看上去很是正义凛然,其实他的背上已经是伤口裂开,渗出了鲜血,只不过因为现在那些人在他的正面,所以便没有注意到。

“你们最好快些离开这里,不然下一个打到你们身上的,就不是眼睛了。”

对方听到严文斌这么说,有知道这人身怀绝技,他们本来就是村子里的地痞流氓,没有什么真功夫,所以此时倒是被震慑住了。

指着严文斌指了半天,但是硬是不敢上前,于是便就之后悻悻离开了。

严文斌一直看着他们屁滚尿流的离开,之后才暗自痛呼了一声。

司马嫣儿虽然是看不到刚才发生的事情,但是听到了他们的对话,想必刚才严文斌一定是做了什么,不然他们不会这么轻易的离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