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六百八十八章花满楼

小说:冷傲王爷恶毒妃 作者:杨家小将 直达底部

【MT苹果彩票网,合法在线捕鱼平台!】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 .jdhs】,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六百八十八章 花满楼

可是萧恒炎并没有答应敬晨,反倒是直接招呼着门口的姑娘,将敬晨给拉了进去。

敬晨此时就是想要动手,但是奈何对方都是一些青楼女子,而且也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如果真的是跟他们动手了,到时候没得给自己丢人。

于是敬晨便也被那些女子给拉着进到了这花满楼之中。

才刚一进去,那迎面便过来了一个妇人,看上去像是三四十岁,徐娘半老,倒是风韵犹存。

“两位客官,您来了。”一边说着,那妇人,便将手中的手绢在萧恒炎的胸膛上甩了一下,之后便是媚笑了一下,“姑娘们,好好招呼。”

萧恒炎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对那妇人说道,“我之前跟仙仙姑娘有约。”

那妇人听到了,自然是很是满意,之后只见到萧恒炎递给了她一锭银子。

见到了银子,那妇人更是笑得眼睛几乎都没了,两眼发直,“好好好……”

敬晨看到萧恒炎似乎很是轻车熟路的样子,虽然是心中疑惑,但是想到之前萧恒炎怎么说也是霄国的盛亲王,想必出入这种场合,也是常有的事情。

于是萧恒炎便也见怪不怪了。

二人之后便就来到了楼上,敬晨跟着萧恒炎,一进到这房间,便将房门给关住了,这房门一关,似乎是与世隔绝了一般,外面那样的喧闹的声音似乎是听不到了一般。

敬晨觉得好奇,四处看着这个房间,这里的装饰倒是看上去很是雅致。

仙仙姑娘,敬晨心中重复着这个名字,之前倒是没有听说过,不过看到她的房间的这样的装饰,想必这姑娘应该也不是什么俗人,不过有时转念一想,这青楼楚馆之中,如果真的有这样的姑娘,倒是也是难得。

正在这样想着,只见到这房中,纱帘后面,似乎是人影影影绰绰,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敬晨待要仔细看去,只见到一个形容略微单薄的女子从纱帘后面而来,脚步轻盈,如同踩着云彩一般,当真是如同仙子一般轻盈。

此时想到她的名字,难道这个就是仙仙姑娘,如果真的是他,她倒是当得起这个名字,果真是形容翩跹,宛若仙子。

敬晨正在这样想着,只见到这女子走到了二人面前,然后对着萧恒炎轻轻福了福行了个礼,“王爷。”

敬晨听到这女子这样称呼萧恒炎,便只是心中一惊,看向了萧恒炎,只见到此时萧恒炎已经是坐在了房中的桌旁,对着仙仙点了点头,指了指自己对面的位子,“坐下吧。”

仙仙听了,便只是在萧恒炎的下手坐了下来。

敬晨看着二人,这两个人不像是寻常的青楼女子和恩客之间的关系。

敬晨正是觉得奇怪,只见到仙仙已经是指着敬晨询问道,“王爷,这位是?”

萧恒炎听了,看了一眼敬晨,只是轻笑一声,“这个是自己人。”

仙仙听了点了点头,此时敬晨心中仿佛是已经是有些猜测了,不过也只是猜测,没有什么证据。

这仙仙和萧恒炎两个人看上去不是普通的关系,倒是像是主仆。

敬晨正在这里这样猜着,只听到萧恒炎说道,“仙仙,怎么样,最近在这里可有探听到什么消息?”

仙仙听了,只是略微低着头,声音缓缓如同山间清泉,“仙仙按照王爷的吩咐,之前在这里将蚕丝涨价的事情透漏给了这里的几位大的客商,最近的这段时间,又是接连的在来这里的官员口中探听到了一些消息。”

一边说着,仙仙又是顿了顿,然后继续说道,“现在已经有一些地方的百姓,将田地给荒废了,转而去中桑树,养蚕抽丝。”

萧恒炎听了点了点头,脸上露出来了喜悦的神色。

但是仙仙见到萧恒炎这样高兴,觉得还是有点太早了,于是便脸伤带着几分担忧的神色,然后继续对萧恒炎说道,“可是王爷,仙仙觉得这件事情,似乎是进展很是缓慢,到现在也不过是才刚有了一点迹象。”

仙仙还想要在说什么,但是萧恒炎只是对着仙仙摆了摆手,“行了,你不必说了,我自有打算。”

萧恒炎现在并没有想要立刻就将方越给吞并的打算,毕竟现在他们共同的敌人是东凌国,此时还有些为时尚早,只要按照目前的速度和进展,慢慢的蚕食下去,到时候再需要的时候便会如同大厦将倾,只需要轻轻一推,便会直接轰然倒地。

此时听到二人的谈话,敬晨才算是知道了,原来这个仙仙也是萧恒炎的人。

敬晨又是看了一眼这个花满楼,这里实际上是萧恒炎在方越的心脏安插的一根刺。

之后二人又是谈论了一番,萧恒炎又是将下一步仙仙需要做的事情给安排了下去,之后萧恒炎便带着敬晨离开了这里。

二人又是来到了街上,萧恒炎一想到姜楚沫还在方越,就恨不得立刻可以将方越给收为己有,到时候就可以将姜楚沫给接过来了。

“娘子,你怎么了?”萧恒炎心中正是在暗自想着事情,突然听到了旁边有人这样说话,萧恒炎回头看去。

只见到在自己身后不远的地方,一个男子正扶着一个大腹便便的女子,这两个人看上去夫妻恩爱,很是和谐。

那女子的脸上表情微微的有些难受,她一手扶着肚子,听到了男子的询问,只是摇了摇头,轻轻说道,“没事,只是觉得好累,走不动了。”

男子听到了,一脸心疼,连忙扶助了那个女子,朝着一边的一个客栈中走了过去,“我们进去坐坐吧,大夫都说了,你现在快要生产了,手脚都是跟着水肿了,不能多行动的。”

那女子听到了,于是便就跟着那男子两个人去到了客栈中。

而萧恒炎只是看着那两个人,这寻常夫妻家,倒是也很是幸福。

想到姜楚沫现在也是快要生产了,可是自己之前还跟她生气,动不动的就跟她抬杠,想到这些,萧恒炎便觉得很是愧疚,想要跟姜楚沫道歉。

又想到刚才那男子说的水肿的事情,姜楚沫应该也有这个问题吧,可是她从来都没有跟自己说过,也没有跟自己抱怨过,想必是因为害怕自己过于担心,所以才会这样的。

萧恒炎此时心中很是难受,于是便只是心中暗自自责。

而敬晨则是一直在一旁观察着萧恒炎,只见到萧恒炎一直在观察着刚才的一对夫妻,便知道萧恒炎可能是触景生情,想到了姜楚沫。

确实,王妃的确独自承受着很多,但是王爷又何尝不是,二人为了他们之间的感情,也都是心甘情愿的默默承受了很多。

萧恒炎叹了一口气,然后对敬晨说道,“我们走吧。”

却说敬晨回到行宫的时候,已经是深夜时分了,如果再晚一会儿,估计这宫门就要上锁了,到时候少不得又要翻墙进来了。

虽然是敬晨翻墙过不少次,但是能少一次是一次,毕竟这里人多眼杂,还是要谨慎行事的。

此时皓月当空,敬晨行走在这宫中,觉得四周到时一片安静,也许是因为夜深了,大家都已经是入睡了的缘故吧。

敬晨只是朝前走着,只听到四周虫鸣声,和他的脚步声回荡在这街道中。

突然敬晨只是觉得的一个黑影从自己旁边便是一闪,敬晨本能的直接便从身上抽出来了自己随身带着的长剑,朝着那人便一个侧身,刺了过去。

但是对方似乎是功夫也不弱,只是一个闪身,之后便躲开了敬晨的攻击。

这究竟是什么人,竟然会在这里袭击自己?

敬晨的心中想着,此时对方已经是又对自己展开了新一轮的进宫,敬晨看到对方来势行凶,支取自己咽喉,敬晨只是眼光一凛,既然这样步步紧逼,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敬晨手中长剑一挡,便将对方的剑给挡住了,对方便是一个旋转,一时间二人你来我往,打得几乎是不相上下。

敬晨次是没有多想,但是只是觉得对方的剑法似乎是有些熟悉,可是又不是那么熟悉。

二人打了有几个回合,显然对方已经是体力不如之前那么充足了,动作稍稍迟缓了一些。

但是高手过招,只要是稍微有一点不留神,便可能使致命的缺陷。

敬晨抓住了这个时机,那长剑上前,一下子将对方的蒙面的面巾给挑了掉下来。

“你!”敬晨只是一惊,月色下,那俊美的面庞,不正是莫离吗?

莫离见到自己白了下风,此时又被敬晨给拆穿了身份,实在是觉得不怎么好玩,于是便只是一噘嘴,然后便将剑给收了回来,“你怎么这个时采回来,害得我以为是潜入宫中的刺客!”

只见到莫离冷着一张脸,很是生气的额样子。

敬晨听到莫离这样询问,变想要解释,但是正要开口,突然觉得似乎是哪里有些不对。

仔细想想,莫离这个时候突然出现,还说自己深夜回来,想必是特意在这里等着,这里是自己回去的必经之路,看来真的是这样的。

这个莫离,心中惦念,竟然还不承认,偏偏要这样质问的语气。

于是敬晨心中觉得好笑,只是在那里很是得意。

而莫离问出了话,但是却迟迟的没有等到敬晨的回答,莫离便有些生气了,此时见到敬晨滴着头,似乎是在那里想着什么,而且更可气的是,在敬晨的嘴角,竟然还带着几分的笑意。